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那英好声音用过的手段又故技重施只能说黑幕

发布时间:2018-12-14 15:06:13

《中国好声音》刚被推出时,深受观众的喜爱,因为这是首个不看颜值,只用声音评价歌手的节目,其公平、公正被很多综艺节目效仿,但再火的节目最终要讲的都是利益,在利益面前,各种黑幕也很快浮现。

第二季中,有个戴帽子的小伙子丁克森,擅长摇滚海选时一首《BAD BOY》让包括那英在内的三位导师转身,加入那英站队的他在battle时,却唱了一首轻柔的《当时的月亮》。

很明显并不擅长这个领域的他失败告终,而在离别感言中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说了句“我要唱摇滚,很重的那种”。当时的那英可谓是满脸的尴尬。

姚贝娜PK萱萱失败的内幕与此相同,你知道姚贝娜演唱的《All by myself》难度有多高吗?这首歌的原唱是艾瑞克卡,而真正让这首歌火起来的是加拿大歌手席琳·迪翁。为了获得好的效果,副歌部分将高音调成了#f3,#f3到底有多高呢?阿信的《死了都要爱》应该都听过,而这首歌最高部分也只有#e3,比姚贝娜要唱的那首歌还要高一个key。

当时也只有哈林老师讲了一句“半夜到凌晨这个时候唱那么难的歌,实在不易。”但节目播出时这段话也被剪掉,前不久才被翻出。

而《新歌声》上周那英组考核时,周旸和李佩玲的PK引人注目,周旸海选时一首《我好想你》获得掌声无数,而PK时周旸却唱了一首金志文的《racheal》,这首观众熟知度为0的歌曲与李佩玲演唱的张信哲的《不要对他说》PK,谁胜谁负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而周旸原本打算演唱的《丑八怪》,为了力保李佩玲晋级,周旸就可怜的被换了歌。

除了那英善于给学员换歌之外,有人爆料称万妮达录了两次,而第一次无人转身,第二次四位导师全部转身。而据“圈内人”爆料,好声音有一份价目表,比如去上海录节目要上交十万,一个导师转身30万,如果全部导师转身就要花费万。

这样的消息一出,友十分震惊,但细细想来,有些学员来自农村,家庭条件并不好,再者歌手唱的好不好大家都能听出来,所以上百万应该只是有人炒作。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希望拒绝黑幕,还我们一个纯净的节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