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厨尊 第五十二章 我叫燕辰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5:07

厨尊 第五十二章 我叫燕辰

绿柳周垂,红瓦青砖,门前摆放着两尊玉石雕刻而成的巨大荒狮,出彩的刀工雕的栩栩如生,乍一看去似是要活了过来一般。

燕辰盯着两尊石刻荒狮看了良久,才抬头看向门匾。上书“慕府”二字龙飞凤舞,大气磅礴,暗藏道韵,单单只看这二字便是可以感受到书写之人气势强盛。

“想来书写这门匾之人的修为境界一定很高。”燕辰看不出二字所蕴藏的道韵,却能直观的感受到所透出的气势。

思忖良久,燕辰才将这些杂念抛出脑海,抬步迈出走向朱红色的大门。在那里,早有慕家的看门杂役戒备的看着他。

“站住,你是什么人?”纵是慕家地位低下的杂役,在面对外人的时候也是鼻孔朝天,颐气指使,自觉高出他人一等,更何况是身穿兽皮,勉强遮体的燕辰?

这正是应了那句狗仗人势的话。

燕辰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心里对这看门杂役的态度很是不爽,“我来找慕城主的。”说完他顿了顿,“嗯,或者慕念薇也行。”

“哟呵?你小子算哪根葱啊,竟敢大言不惭找我们家主和大小姐?”鼻孔朝天的杂役一听燕辰这话乐了,差点儿没上前一步摸摸燕辰的大脑门子看看他有没有发烧。

“这小子怕不是傻的吧。”看门杂役暗暗嘀咕一声,眼神不屑的瞥了燕辰一眼,“滚滚滚,趁着大爷我刚被你逗笑心情好赶紧滚,不然打哭你信不信?”

“我啜?”什么情况,印象里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话了,久违了的感觉了啊。

“我叫燕辰。”他扬起了灿烂的笑容,两只手互相摩擦着,关节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一双眼睛充满真诚的看着这个杂役。

“嗯?”看门杂役一愣,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一张脸登时变得煞白,朝天的鼻孔也悄咪咪的垂了下来,“你,你,你是那个燕辰?”

“如果你说的那个燕辰就是我这个燕辰的话,那我就是你说的那个燕辰了。”他面不改色的说着这段绕口的话,脚步丝毫不缓的拾阶而上。

“你先等等,我那个啥,我去通报一声。”看门杂役差点儿哭了,怎么就不长眼得罪这个祖宗了,转身赶紧有多快跑多快,他可是听说家主都对这货没脾气的,只恨自己不知道他模样,不然打死也不敢这么装啊。

“……”燕辰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看门杂役,无奈的揉了揉鼻子,“现在我的名字都这么好使了么?”

“家主……禀报家主,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正坐在堂中端着一杯香茗细细品味的慕邵伯皱了皱眉头,轻咂一口方才抬头看向门外,正巧那看门杂役已经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冒冒失失,成何体统!”不等杂役开口,慕邵伯先是大声呵斥一顿。慕家家风严谨,不单是他本人儒雅风范,便是府中杂役得言谈举止,待人接物,也都有着规范。

如今见这杂役慌慌张张的模样,他怎能不气?

“家主,大事不好了,燕辰来了。”看门杂役可顾不上家主会不会惩罚他,想到燕辰那个煞星不怀好意的笑,他宁愿被家主惩罚。

“什么?”饶是以慕邵伯的气度,听闻燕辰来了都忍不住嘴角一抽搐,想到燕辰他就忍不住的去想那把曾跟随他四处厮杀的地煞极剑,着实肉痛的紧。

“这小子真的来了?我就跟他客气客气,他还真当真了。”慕邵伯差点儿没忍住爆粗口,良好的素养及时的挽救了他在下人心中的形象。

“前辈,前辈,拜见前辈。”没等慕邵伯想出个对策来,外面已经传来了燕辰的声音,话音未落他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堂中,还冲着一旁的看门杂役笑了笑,吓得那杂役不着痕迹的挪动几步,与他保持一些距离。

“呵呵,原来是燕小友,事情都办完了?怎么样,还算稳妥吧。”到底是上位者,慕邵伯迅速整理了自己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与燕辰打了个招呼,心里却是不知道将燕辰骂成怎样的狗血淋头了。

“装,特么使劲儿装。”燕辰在心底冷笑一下,脸上依旧一副见到偶像的崇拜神情,“多谢前辈关心,取了些私人物品很是顺利,小子着急拜见前辈便匆忙赶了过来,就连薄礼都忘记准备了。”

燕辰假装为难的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扯了扯身上的兽皮。

“燕小友这些时日一定吃了不少苦哈,来人,快去取两身得体绸缎衣衫与小友换上。”慕邵伯强忍着想一巴掌拍死燕辰的冲动,冲着傻呆呆站在一旁的看门杂役交代了一句。

“哎呀,哎呀,感谢前辈,感谢前辈对小子厚爱,只恨小子没有能力,只得来日再报此恩了。”

燕辰努力眨巴了几下眼睛,一副感动的快要哭了的神情,冲着慕邵伯便是一拜,心里却是在偷着乐,“小样儿的,看谁会装。”

“……”

要不是忌惮燕辰背后的那个存在,慕邵伯真恨不得立马弄死他。特么真的太憋屈了好么,明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互相装装逼多好,多和谐啊,你特么为什么要装的这么标新立异,要我如何接的下去?

“那日慕阳城上,前辈与避寒噬隐虎一战,英姿勃发,震撼人心,前辈雄姿深深印在小子心中。那时小子便暗暗发誓,以前辈做榜样,在修炼一途上奋勇前进。”

挺起身子的燕辰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段话倒是有着几分真,当时他确实是将慕邵伯当成了偶像来着。只是这个时刻说出来,别说慕邵伯在一旁听得快要吐了,就连他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慕邵伯突然感觉有着几分凄凉,堂堂阳神境高手,慕家家主,慕阳城城主,竟然不知道怎么去接燕辰的话了,气氛一度透着些略微的尴尬。

还好燕辰反应快,知道没话找话聊,“那个,慕小姐在家吗?”

“……”

如果上天能够再给一次机会,半个月前的那天慕邵伯一定第一时间拍死燕辰,不给黑袍人留丝毫说话的机会。

沉默许久之后,慕邵伯终于开口了,“你,想干什么?”

眼神中透着深深的戒备。

禹城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河北哪家医院好
洛阳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雅安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