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帝风云 第三章 风元功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2:52

极帝风云 第三章 风元功

俗话説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岳家退婚事件可谓是如同插了翅膀一样,飞得大街xiǎo巷,太行山一带人尽皆知,而风度废材之名一时间更是如日中天,一发不可收拾。太行山一带或多或少都知道风家嫡系子弟里出了位奇葩少爷,16岁的力武境二重,被逼退婚!风家之人更是对风度厌恶到了极diǎn,简直就是风家的耻辱。

而身为当事人的风度则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一代"名人”。他这几天依然在母亲的墓前守着,不同diǎn是他自从发誓要变强之后便时时刻刻都在修行,他知道自己根基差,但他不信自己付出比别人百倍的努力会起不到效果,在母亲墓前,他此时盘膝而坐,进入了一种奇特的状态。虽然他紧紧是力武境二重的武者,但是他的精神力却是出奇的高,所以对功法的悟性极强,但是悟性强也没用,肉身太过弱xiǎo,经脉又异常僵硬,难以疏通,所以才导致久久不能突破境界。试想一下,就好比你空有思想却是残疾无法行走一样,这该有多无奈。

此刻,风度正在修习风家的基础功法风元功。据説风家历代先祖都是先以风元功为基,从而一步步攀登无上巅峰的。风家对风元功极其看重,这是一部专门为凝气境之前准备的基础功法,这门功法重在强化肉身,共分十层,每一层对应一个xiǎo境界。前四层炼皮肉,中三层炼经脉,后三层炼脏腑,十层圆满可产生气感,气凝丹田,便是破入了凝气境。

风元功如同其名字一样,那就是以天地风能来锻体,虽是基础功法,但在风家之外的人看来确实非常神奇的炼体功法了。人们不得不佩服风家先祖的成就,让风家子弟在修武起步就以自然之力来锻体修练,炼出来的肉身自然是无比强大的。很久以前,人们贪婪风家功法,将风元功窃取出去,但是经过研究发现如果没有风家后续功法的话,那么修炼风元功就永远无法凝气!久而久之人们就知道,除风家子弟外,谁都不能修风元功,否则就是自毁前程!

风家强调在练力境期间不能修习任何武技和其余功法,只能专修风元功,如果被发现哪位弟子修习别的功法便会被废去经脉沦为废人,重则被逐出风家。其实风家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风元功本身就是一项武技,同时又是一门功法。风元功的修行首先就是按照心法上所説的感悟天地之风,引风入体,不断锤炼己身,只要修炼风元功的话都能感悟到风的存在,这也是这门功法的奇异之处。

风家子弟在练力境修炼风元功,本身就掌握了一门武技,那么就是控风,可以以自身来引风,当然这个取决于自身的强度,如果不够强的话引来强风便是自取灭亡。风元功里出心法之外同时附带了两门力武境锻体武技,一门破风拳,一门风神腿。两门武技重在锻炼自身身体上下的协调性。这也是为何风家子弟到凝气境之上都会变得更加敏捷的原因,所谓风家,即是风也!

风度坐在母亲的墓前,双手结成奇怪的印法,只见双手之间隐约可见一个风字闪现,周围顿时狂风袭来,而这些狂风纷纷朝向风度而去,风度进入风元功二重天已经很久了,迟迟不能突破,前几日大厅受辱,他心中充满不甘!他要拼命尝试一下,看看这老天会不会给自己奇迹!

狂风越来越凌烈,吹得风度全身骨骼作响,如同要散架般,一缕缕风元素进入他的体内不断的冲磨着他的皮肉,如果细看会发现他的皮肤表层笼罩着一层暗灰色,如果用功时皮肤变成银灰色时便是皮肉圆满,可继续引风入体来锻脉。暗灰色就是第二重的标志,风度咬紧牙关,不断的坚持,他不信了,自己踏入力武境二重几年不曾突破,这究竟是为什么?他不甘!

但是事与愿违,风度想看到的结果并没有出现,只见他的皮肉渐渐支撑不住要开始破裂了,一时之间疼痛难忍。

“还是不行么?”风度无奈的叹道,紧接着收起印法,风儿慢慢地便恢复了常态,而风度一下支撑不住爬在了地上,周身隐隐可见渗出的鲜血。“我想努力拼搏,可惜始终无法突破肉身的束缚,难道我真的就此生注定是废材吗?”风度想着

极帝风云  第三章 风元功

,不甘得闭上了眼镜,两行不屈的泪顺着脸颊缓缓而下,这是一个男儿的辛酸,又有几人能懂?

微风拂过,他睁开眼睛望着前边墓碑上母亲的名字“秋落语”,心中的痛楚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的父亲风云天使如此狠心绝情之人,不喜欢母亲也就罢了,可自己毕竟也是他的儿子,他怎么可以对自己不管不问!风度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无法原谅风家带给他的一切。

“嘿!你这xiǎo娃娃当真是傻的可爱。”

“谁?是谁在説话?”风度猛然惊醒过来,艰难的想要爬起身子,可不料是有心无力,不过用余光瞟见原来是看守墓园的长老。

“风度见过长老。”风度有气无力的説了一句,接着继续爬在地上。

看守墓园的长老论权利上不足以和风家其余长老相比,但论起辈分来却是高人一等,没人知道风家守墓长老存在了多久,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包括他自己也忘了自己的名字,平时时而沉默时而疯癫,所以风家让他守着墓园负责清扫,久而久之,人们都习惯性叫他“疯”长老。

説来也怪,疯长老从来对风度来此不闻不问,不知道为何今天特意来此。疯长老对着风度轻轻一抓,风度的身子便腾空而起,紧接着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只见疯长老微微一叹:“xiǎo娃娃,你这身子依我看并非是先天瘦弱根骨不足,也不知道当时是哪位瞎了眼的给你测试的,依我看来你这身子倒是极其适合风家一脉的修行,只可惜幼时怕是遭人下了毒,才会用如今这步田地。哎"

"什么?下毒?”风度一下子惊得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怎么可能会有人给自己下毒,这绝对不可能,一直以来都是顾自己的自己的生活起居,翠姨待自己视如己出,怎可能毒害自己。

“疯长老为何如此説,这些年都是翠姨在照顾自己,她怎么可能毒害我?”

“哈哈哈,单纯的xiǎo娃娃啊,谁告诉你是你的翠姨下的毒了?老实告诉你,我要是想毒你,就是你娘天天亲口喂你饭我照样毒死你呀的。哈哈哈!"疯长老一如既往哈哈大笑,风一吹过,乱发飞舞,苍老的面容之中充满了沧桑但不缺神采。

风度隐隐有些相信了疯长老的话,这么説来自己一直无法突破时另有原因,那么究竟是谁会给自己下毒呢?风度开始了思想斗争。谁最恨我?怀疑对象一共就只有两人,那就是父亲的另外两房夫人!答案再明显不过,整个风家还有谁会对自己这般仇视,不杀自己也不能看着自己成长!当真够狠毒。

“哈哈哈,我説xiǎo娃娃,我看你长这么大了才这diǎn修为,不如你就留在我这墓园,以后帮老子打扫打扫,给我做个伴如何?”疯长老笑着问道。

风度挣扎着坐了起来:“疯长老,您是怎么看出我中毒的,既然能看出来,我这毒还能解吗?”

疯长老微微摇摇头説:”你这娃娃,平时不在墓园中修炼我自然不知道,只是不知道今天为何会在墓园中修行,只要在墓园中的风吹草动,丁diǎn都逃不过老子的眼睛!本来我不好确定你是中毒之体,不过当你即将突破之时忽然从体内传出一层禁止,无形间切断了你与自然元素的联系,导致你功败垂成,很显然你是被人下了药,禁了修为啊!之时具体是什么毒就不知道了,毕竟毒药已经遍布你全身脏腑,若是没有洗经乏脉的神药来让你脱胎换骨的话,你这一生还真是废了啊!“

风度听疯长老这么説,终于是相信了他中毒的事实,只是后面一听必须找到脱胎换骨的神药顿时就感觉一片迷茫,巨大的失望让他无力感更加沉重了。不过疯长老接下来的话却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xiǎo娃娃,只要你肯留下来替我扫墓,我就帮你xiǎo子解了这毒,你看如何?哈哈“

风度顿时一阵惊喜:”疯长老説的可是真的么?“

"哼,我这么一把老骨头了还会骗你不成?”

风度连忙跪拜在地:“如果长老能解我身上之毒,让我能够修炼,我愿意留在这墓园帮您打扫整个墓园。”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同时也看到了希望!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只见疯长老来的快去的也快,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处,只留下一句深奥的话:“没有弱xiǎo的人,只有弱xiǎo的心。哈哈哈哈哈”

淮北治疗性病的医院
淮北治疗性病方法
淮北治疗性病费用
淮北治疗性病医院
淮北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