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陶冬央企蜂拥进入房地产是产业空洞化的先兆

发布时间:2019-08-17 21:13:13

  在今年前九个月,中国的银行总共贷出8.7万亿人民币的新增贷款。如果将这些贷款换成面值1元的纸币首尾相连地铺路,这笔钱足够从地球到太阳绕八个来回。

  警惕中国重蹈格老覆辙

  本世纪初 ,在IT泡沫破灭之后,为了制止美国经济陷入通缩和衰退,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将利率降至当时的历史最低水平,大举扩张信贷,用过度的流动性催生出房地产泡沫。房价的飙升“制造”了财富,“制造”了信心,消费于是大升,经济空前繁荣,格林斯潘繁荣的奇迹就此诞生。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格林斯潘以一个更大的泡沫来舒缓前一个泡沫的破灭,结果酿出二战后最严峻的经济危机,历史上规模空前的金融海啸。耐人寻味的是,当年全世界都指望着美国将全球经济拉出泥潭,于是格林斯潘的货币政策获得了人们一致的掌声。

  这场金融危机来势凶猛,曾经将全球金融体系推向了悬崖边缘,资金市场一度断流,银行资本遭到重创,经济信心逼近崩溃。非常时期采用非常措施,当然无可厚非。为了对抗危机,多国政府和央行采取了果断措施,向市场注入了天文数字的流动性,并大幅增加财政开支,这及时拯救了金融体系和公众信心。笔者认为,各国政府积极的救市措施,使世界避免了重蹈1929年大萧条的覆辙。

  在2008年第4季度,中国经济也受到了全球危机的严重冲击,出口骤降,民间投资停顿,GDP增长出现了近17年来罕见的滑坡。为此,中国政府推出了激进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将经济重新推回上升轨道,防范了金融风险,有利于社会稳定。笔者认为,中国政府的救市方案是必要的、及时的,其效果可能也是全世界最好的。

  如今中国经济的内需部分多有恢复,资产价格部分甚至已经显现出泡沫迹象。的确,经济复苏的根基不稳,但这主要是指出口部门以及出口产业就业的困难。对于来自欧美的出口订单,中国自身的政策其实是鞭长莫及。不过,从厂商反馈和广交会的签约情况来看,即使是出口订单最近也有明显的复苏迹象。

  尽管中国经济受到金融海啸的波及,其所受的深层次打击却小得多。中国的银行没有大规模涉足美国的有毒证券,因此在中国没有银行危机,中国人的财富也未遭到毁灭性的摧毁,同时消费者的负债比率也不高。某种程度上,金融海啸对中国的影响是信心受到震撼加上出口大幅度下滑,但中国经济的元气并未大伤。

  资产泡沫会使产业空洞化

  在经济形势上,中国与美欧并不相同。然而不一样的病,却吃同样的药、同样的剂量、同样的疗程。

  此次危机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其以金融为主线,以金融市场恐慌为催化剂,将多年积累的经济不平衡一次性翻出来,导致实体经济强烈震荡。在美英等国,危机重创了银行的资本金,令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坏死,央行迫不得已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以天量的流动性浮起经济。

  中国并没有发生银行危机,中国的银行也不像它们的西方同行那样惜贷,可是中国的央行也用天量的流动性去浮起经济,于是中国出现了远较欧美更严重的流动性泛滥和资产价格暴涨。

  广义货币供应量(M2)等于基础货币发行量乘以货币周转速度。在欧美各国,央行大幅增加了基础货币发行量,但由于银行惜贷,货币周转速度下降,两者相抵消使M2保持稳定。然而在中国,基础货币发行量大增之余,银行也在拼命贷款,货币周转速度是上升的。

  这场危机的另一个特点是,央行超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使消费者物价指数明显上涨(至少目前还没有),却已带动金融资产价格的急速上扬。仔细想来这并不奇怪,由于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仍未恢复,央行在经济下行周期中通常使用的传统经济政策工具在欧美各国失效。既然央行的降息政策无法通过银行的贷款扩张使实体经济受惠,于是就业复苏、消费复苏远落后于资产价格复苏。央行不得不将流动性通过金融市场曲线转向实体经济,其后果是金融资产价格的狂涨。

  经济已经进入21世纪,但是经济学依然停留在20世纪。人们可以通过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来衡量消费物价的上涨趋势,通过生产者物价指数(PPI)来估量生产成本的变化,经济学家却没有创造出金融价格指数(FPI)来衡量金融资产的过热程度。衡量指标上的缺陷制造出判断上的盲点,就像靠体温计无法判断有没有患胃溃疡一样。今天经济所面临的恰恰是金融资产价格的失控。由于银行信贷没有流入实体经济,民间投资复苏缓慢,失业问题严重,产能过剩严重。如此情况下,消费物价难有大涨,可是金融资产价格却在流动性驱动下飙升。金融资产价格超前上升是一个全球性现象,而在银行愿意借钱的中国则表现得尤其突出。目前央行的注意力主要放在消费物价上,对于金融资产价格暴涨的警惕显得不够。

肠道菌群失调表现
薏芽健脾凝胶吃多久
小孩脾虚的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