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饮食男女

发布时间:2019-12-04 13:57:17

娟在单位的硬板床上小憩的时候,居然睡得很深,到了无意识状态,又从无意识状态纵身跃到了梦境,以至于她醒来的时候,还沉醉着,羞郝着,听到门外凌乱的金属的声音,才恍然,才悠悠一叹,做一个不自然的承接。

这是一个永远给人压力,机械程序又使人虚空的工厂,钢铁长城般冷硬的气场快把娟冻坏了,所以,梦里她跑了很远,也是一间屋子,是牧的出租屋,梦真好,她只需要出现,公交车,步行,都免了,那得多耽误工夫?梦把什么都安排好了,牧的小屋很温暖,曾经坏了的暖气管线也修好了,炉子上还炖着清水豆腐。

她什么也没吃,什么也没喝,梦因为忽略而显得断断续续,或许是为了省时间,娟不记得任何多余的举动,在悄悄回味梦的时候,娟都想把它用笔记录下来,如果忘了,这梦不是白做了?

娟很贪婪地品着梦里的温情,多久没听到牧的声音了?热情似火的声音?

牧很会聊天,油滑的北京话,说到哪儿都说得顺溜,什么话都说得机灵,思维敏捷,笑起来很阳光,很自信。

牧租的屋子是郊区的农家院,简陋,破绽百出。娟初次来的时候,有些不解:你就住这儿?怎么不和父母住一块呢?牧呵呵笑,住这儿方便。

那时娟刚离了婚,带着上幼儿园的儿子,心里一片荒凉,牧说他也苦恼,交往了多年的女朋友最近不爱回来了,女朋友人挺好,家里父母都喜欢,所以不可能分手。他们各倒各的苦水,越倒越知已越哥们儿。

儿子发烧,娟身心俱疲地照料,牧的电话一直追到医院,娟边楼上楼下奔波,边接他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听她一步一步的进展,娟很感动这细致的关心,直到在收费处交钱,她排在队伍里,努力想冲破嘈杂,听清楚他在电话里到底说什么。

什么时候回家?

拿了药就可以回来了。

我去你家看孩子。

他果然在她家门口等,帮她抱孩子,夸儿子漂亮,逗儿子说话,儿子很不耐烦地说,不要叔叔。娟不知道孩子为什么对牧反感。

儿子吃了药,很快睡了,娟累得歪在沙发上,牧坐过来陪着说话,娟儿,你知道我女朋友为什么烦我吗?

为什么?

她嫌弃我了

怎么嫌弃呢,你那么好。

牧的声音渐渐带了些喘息,融化了似的,轻得不成个儿了

她嫌我欲望太强烈了,她有点性冷淡。

娟脸红了,牧年轻的声音象磁石,把什么都吸进去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做爱,牧闭着眼睛,叫着娟的名字,身上是干净的阳光的味道。连喘息,叫喊都那么干净,没有任何异物感。

每一次牧都感激不已地抱着娟说,唉,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

宝贝,你给我的感觉太好了。

娟就很有成就感。

如果接到牧的信息:娟,我想你了,宝贝,我爱你。

娟就会很想很想,偶然,他们会电话做爱,听到牧迷醉般地呼喊出来,娟的浑身都是紧张激起的细汗,痛快淋漓地流着。

不知这次怎么梦到了他的出租屋,她没在出租屋出没过,毕竟,那里是人家女朋友的。

自从牧带女朋友去了南方,娟也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们就断了音信。

莫非她曾经渴望和牧那么饮食男女一回?温暖的小屋,淡淡的豆香味,浓郁的情意。

共 12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昨日已成过去,浓情也成梦境。温馨的回忆,只能在梦里回味。【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2-10 08: 1:12 昨日已成过去,浓情也成梦境。温馨的回忆,只能在梦里回味。 联系QQ:1071086492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