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霸剑神尊 第七十九章 对抗杜瑞清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5:44

霸剑神尊 第七十九章 对抗杜瑞清

杜瑞清一出手,江晨就感觉像是陷入到了被一道道凌厉剑气交织而成的牢笼之中。

身上一条条血痕冒出,鲜血随之四溅。

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在江晨的心头,他心中顿时大骇,晋级到筑基七层,江晨以为自己的实力足以击败玄液初期,面对玄液中期也能够保证不至于落败,就算是在玄液后期面前,也应该能够自保。

但此时杜瑞清一出手,江晨就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实在是大错特错了。

杜瑞清在玄液巅峰境界已经沉寂了无数年,因困于南丰州贫瘠的天地灵气以及落后的修真水平,一直没有办法突破瓶颈。

因此,杜瑞清在玄液巅峰境界一直在沉淀,将修炼的每一种功法都浸淫到了极深的境界。

凌空虚影剑本就是无比凌厉的剑诀,杜瑞清将这门剑法可谓是演练到极致,硬生生将这门黄级上品功法提升到了玄级下品的威力!

“宗主,住手!”

魏泰贤见江晨陷入绝境,面色随之大变,单手一招,手心当中一柄青色长剑陡然一颤,瞬间化成三道剑芒,这三道剑芒在江晨的周身突然散开,化成隐隐翠翠的青光,欲要抵挡住杜瑞清的凌空虚影剑。

一道道剑气在江晨的周身撞击,但魏泰贤的剑气并未坚持多久就被杜瑞清的剑气所吞噬。

“噗!”

魏泰贤一口鲜血喷出,面色瞬间煞白。

刚才那一次剑气的碰撞看似极为简单,实际上是两人神识全力灌注的较量。

而毫无疑问,魏泰贤在这一次碰撞当中直接落败了。

虽然魏泰贤落败,但他的剑气替江晨挡住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就是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将江晨彻底从死亡的深渊拉了回来。

“嗤嗤……”

真气激荡之间,剑气瞬间在江晨的周身爆发而出,一道深白的剑气如同游龙一般在江晨周身上下翻转,瞬间凝聚成了一道剑气屏障。

在魏泰贤为江晨争取到救命时间内,江晨将破天剑诀施展了出来。

破天剑诀毕竟是一门仙法,虽然江晨还无法施展破天剑诀的百分之一,但威力毕竟远非一般的修真界法决所能相比。

杜瑞清的凌空虚影剑在和江晨周身的剑气屏障持续数十个呼吸的碰撞之下,终于在啵的一声低沉爆响之后,同时消散而尽。

见江晨居然化解掉了凌空虚影剑,杜瑞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但随之杀机也愈发凌厉,他再次一招手,青锋剑微微一颤,再次席卷出似要割破空气一般的剑芒。

“宗主,不可杀!”魏泰贤大吼一声,冲到江晨身前,“宗主,你若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掉江晨,不妨就先杀了我!”

魏泰贤声色俱厉,看得出来是铁了心想要站在江晨这边。

“魏峰主,无论如何你的好意我必定会江晨铭记于心!”江晨看着魏泰贤略显枯瘦的背影,但此时这个枯瘦的背影,却似无比高大。

“宗主,我也不赞同就这样斩杀江晨!”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人影冲了进来。

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毕天雪。

毕天雪一冲进来,就单膝跪在杜瑞清面前。

让江晨意想不到的是,随后又有几名长老站了出来替江晨说话,其中一人是看守小灵池的那名长老。

杜瑞清看着众多长老站出来替江晨说话,不禁眉头皱起。

沉默了片刻,杜瑞清才冷冷说道:“好,江晨,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把你所杀的每一个洗剑宗弟子以及你的理由都说出来!”

“呵呵……”江晨哂然一笑。

现在让我来解释?

可惜,我早已没有解释的想法。

“要杀便杀,何必浪费时间?”

江晨目光迎向杜瑞清,没有丝毫的畏惧。

“江晨,不可胡来!”魏泰贤呵斥道:“你就好好和宗主解释,若是错不在你,宗主自然不会为难你的。”

“没错,江晨,你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一遍。”毕天雪道。

“我想解释的时候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想要杀我就直接出手。现在让我解释?莫非当我是随意捏揉的玩物?”江晨傲然地看向杜瑞清,道:“在我眼里,在万灵界还没有人有这个资格来揉捏我!”

“狂妄!”杜瑞清冷笑一声,手掌一抖,剑气再次激荡而出。

“刷!”

江晨同样双臂一挥,身前三柄飞剑瞬间悬浮而出。

万尘、赤影、极芒悬浮空中,法纹交织,真元喷吐。

“轰!”

杜瑞清的剑气和江晨的三柄飞剑再次轰击在一起。

噗!

江晨一口鲜血喷出,身子被强行震退了数丈。

而杜瑞清站在原地,不动丝毫。

江晨再次接下了杜瑞清的一击!

杜瑞清面色再次微变,他能够明显感觉到,江晨这一次挡下他的这一剑完全是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

“龙卷剑法!”

在众人震骇之时,杜瑞清再次一剑接连打出。

长剑在空中猛烈搅荡,卷起一道龙卷形的剑气,就如同一条怒龙在空中搅荡,携裹着道道龙威席卷向江晨。

“裂地!”

“破天!”

“金乌九龙剑诀!”

江晨舌尖一抵,一口鲜血从舌底喷出,喷洒在三柄飞剑之上。

以他现在的神识和真元,同时操控三把上品法器级别的飞剑尚且极为吃力,因此他只能凭借精血强行操控飞剑。

三柄飞剑在江晨的操控之下,瞬间如同惊醒过来的猛龙,随着真元的灌入,三柄飞剑分别划出一道迥异的剑弧。

万尘剑在空中猛然一颤,眨眼间释放出三道剑气落入地面,就如同三条地龙,贴着地面飞速游走。

赤影则是旋绕江晨周身,化成一道游走的火龙,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剑气屏障,将江晨包裹其中。

极芒剑被江晨手指轻触,在身前直指杜瑞清施展出来的龙卷剑气。

“破天剑诀第一斩――风起!”

随着江晨这一剑斩出,在江晨的身上,一道道血痕崩裂。

这是真元反噬所造成的伤害。

江晨为了强施展破天剑诀的第一斩,不顾一切地催发全身真元,利用强大的神识和精血强行触发,肉身不堪重负,造成了身体崩裂。

但江晨这一剑施展出来,天地瞬间就变了颜色。

整个大殿之上,瞬间吹刮起凌厉的劲风,每一道劲风当中,都似蕴含无比凌厉的剑气,就像是要将这片天地都生生撕裂一般。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看着江晨。

这是一种震撼,一种诧异。

没有人想到,如此可怕的剑意,居然是从一个筑基境界的弟子身上散发出来的。

“小小年纪,居然在剑道之上有如此可怕的造诣……”杜瑞清眼中闪过一丝不舍,但很快这一丝不舍就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必杀的决然。

“龙翔九天!”

杜瑞清双臂一挥,周身长袍飘荡,随着他手指飞快地掐出坚决,龙卷形的剑气瞬间冲天而起,在空中暴涨十倍,当真如同一条腾空怒龙,在空中不断搅动龙躯,散发出阵阵龙吟。

同时一股让人窒息的龙威散发而出,伴随着一道道可怕的剑气四处逸散,若不是大殿内四处布满了高等的禁制,恐怕这座大殿已经被可怕的剑气瞬间摧毁成一座废墟。

巨龙形状的剑气在空中长吟一声,便以强横的身姿朝江晨倾轧了过来,龙息喷吐之间形成一道道可怕的剑气,在空中交织成一道剑气,欲要罩住江晨,直接将江晨绞杀在其中。

魏泰贤、毕天雪以及其大部分长老,皆是微闭起双眼,他们是在不忍再看下去!

江晨如此一个前途无量的弟子,居然就要死在这一剑之下。

至于尉迟静河,则是冷笑地站在一旁,眼中闪烁出阵阵阴冷之色。

此时,江晨的双眸,并未落在那张剑气之上,而是直视着腾空的那条巨龙。

“风起――风落,斩!”

“给我破!”

随着江晨一声大吼,在他的身前,极芒突然化成一道凌厉到极点的厉芒,所有的劲风在这一刻尽皆如同凝滞,化成了极芒四周密布的纹络。

这些纹络,如同要将空间寸寸割裂一般。

那一张剑气,直接被江晨这一剑斩出的剑气斩得四分五裂。

而江晨施展这一剑的目的不止于此,在化解掉剑气的威胁之后,居然朝着空中那条怒腾的巨龙直刺了过去。

所有的长老,目光尽皆凝聚在江晨催发出的那一道金黄色的剑气之上

,没有人料到江晨居然能够化解掉那张可怕的剑气。

更没有人料到江晨居然还想要正面化解掉杜瑞清施展的龙卷剑法。

江晨能够破去龙卷剑法?

没有人敢想象这种可能!

毕竟江晨只是一个筑基修士,而且还是一个晋级内门弟子不久的筑基修士。

而杜瑞清,是南丰州堂堂三星宗门的宗主,在玄液巅峰境界都已经积淀了许多年。

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此时的江晨,周身已经鲜血淋漓,他略显瘦弱的身子无比挺拔地站在原地,直视着盘绕在上空的怒龙,没有半点的畏惧,唯有着专注和执着。

这是对剑意的执着。

同样是对剑的信念!

在江晨的注视之下,那一道金色剑芒,攸地刺入怒腾的巨龙当中……

抚顺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茂名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新乡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抚顺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茂名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