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奇门散手第六百零九章求人办事得低头

发布时间:2020-01-25 04:12:09

奇门散手 第六百零九章求人办事,得低头。

可很快,陶清怡目中的奇光就消失了。微抿的嘴角有一丝涩然,是苦涩,也有些嘲讽。亲情,家人,难以割舍的羁绊容易让人的智商降低。陶清怡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过于敏感。那件事情应该和这些孩子扯不上关系。他们只是妹妹的朋友。

妹妹很单纯,从来没有仗着自己富裕的家庭在外面炫耀什么。可以看得出来,她和现在的这些朋友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尤其是她在提到那个叫江涛的男孩时,少女羞涩的脸庞上洋溢出的那丝小甜蜜彰显着那个曾经总是喜欢粘着自己,像个小尾巴一样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

是啊,妹妹十八岁了,到了可以交个小男朋友的年纪。离家两年,好像一辈子那样的漫长。

这个时候的陶清怡,她的目光中有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有杀戮,有痛苦,有疯狂,还有矛盾与迷茫,多种复杂的情绪在眼底深处交织冲错,很快又深藏了下去,隐匿在心底最深处。神色当中又恢复了那副恬淡。

陶芊芊印象当中,很少有机会能跟姐姐像今天这样聊天,好几年的话,所有的思念依赖好像都攒在了一起,在这一刻统统释放■dǐng■diǎn■小■説,了出来。她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姐姐,你这次能在家呆多久啊?”

“短时间内不走了。”

“真的?”陶芊芊满脸惊喜。

“嗯,先歇息两天,然后得回学校复课,你也知道,姐姐一直就是个翘课之王,考上美院之后,还没有正经的上过几次课呢,这次回来,得把以前落下的都补回来。”

“嘻嘻,也只有像姐姐这样的天才少女才能在你们学校开出特例。学籍保留,课还不用上,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不坐堂,只要学分。这种西方教育模式也算是在央美开出先例了。唉,我将来上了大学以后,要是也能这样就好了。”

“你个小丫头,满脑子瞎胡闹。好了,快回去睡。”

“好......不过,我要跟姐姐一起睡。”

“不要。”

“要,就要,要嘛......”

姐妹俩嬉闹着,关掉客厅的灯,一起回到了陶清怡的卧室。

......

夜色漆黑,东南某沿海。

十几个黑影从海中泅渡上岸。

岸边早有人接应。手电光闪了几下,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一行人行动迅速,从岸边消失,上了停靠在百多米外的四辆没熄火的越野车。

车灯没开,黑暗中,四辆车疾驰如飞,驶入市区。但没在市区停留,而是呼啸着穿过市区,直接驰往市郊的别墅群。

天刚蒙蒙亮,东方显出一丝鱼肚白。

四辆车在东北角一处带有私人花园的独立别墅外停了下来,一行人从车里走下。

外国人,皮肤有黑有白,形貌不一,装束也很古怪。有的身着正统,西装革履。有的一身黑袍,黑巾蒙面,头套遮脸,封闭的很严实,除了淡蓝色双眼,看不出模样长相。还有两三个都是身着白色袍服,也戴着头套。胸前佩戴十字架,一副传教士的模样。

别墅门口站着位发丝梳理齐整,身着黑西装,腰板挺直,动作一丝不苟的英国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不过不是洋面孔,而是黄皮肤的亚洲人。开口是标准的英伦腔。

“欢迎远道而来的先生们。各位请进。”

略一欠身,伸手虚引,让开门口位置。一行人鱼贯而入。走在最后的一位白袍传教士,随手摘下头套,露出满头白发和略显苍龙的面容。抬手在胸前虚画了一个十字架,然后开口説道:“神慈爱世人,典型的东方脸孔,标准的大英帝国绅士做派,管家先生,神的孩子,您是我主虔诚的信徒吗?”

“是的,尊敬的希伯来尔神父。”

“噢,赞美上帝,管家先生,您真让我感到惊奇,您认识我?”白头发的老神父,慈眉善目,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可先前犹如一潭死水的灰色眼瞳当中泛起了波澜,闪烁着一丝异样光芒。

“不,尊敬的希伯来尔神父,我并不认识您,但我熟记了您和之前那几位先生的资料,蒋先生説过,作为一名合格的管家,必须要有过目不忘的本事。针对任何国籍任何宗教信仰任何性格嗜好的客人做出适合其身份的接待和侍奉。你请,希伯来尔神父,这里并不是个合适的谈话场所不是吗?”

“您真让我敬佩,毫无疑问,蒋先生非常幸运地拥有一位合格而且杰出的管家......”老神父走进别墅,身形刚迈进来,忽地站住脚,回头对跟随其后的中年管家説道:“但是,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一下您,管家先生。”

“您请吩咐。”

老神父灰色的眸子闪烁着奇异光芒,声音飘渺,仿佛带有某种奇异的魔力,引人入梦。

“有些人和事,最好还是要把他们全部忘记。我和先前进来的那些同伴并没有来过这里。是这样吗,管家先生?”

中年管家目光被面前的老神父紧紧锁住,神色迷茫,神情有片刻呆滞,几秒钟之后,重新恢复清醒,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的白头神父身上的时候,完全是在看待一位陌生人。

覆地白袍,胸佩十字架,典型的传教士打扮,让他一愣,在英国接受过正统的管家教育,曾经接触过教廷的教士。但没想到在东方,在中国,在老板的家里居然也能接待到一位正宗的神父。

怎么将眼前这位请到屋子里来的,他脑中一片空白,但职业操守,让他做出了恰当的言语和接待。

“哦,神父先生,您请。”

“谢谢。”

......

西南某座延绵大山,在一座孤峰下,杂草齐腰,柏林遍布。外表看不出来任何异常,但整座山峰的山腹全被掏空,开辟出一座巨大的空洞。里面有房舍建筑,道路通达,各种生活设施齐全。俨然就是一座小型城镇。

这里就是中国三大神秘的特事组织之一,601部队的训练基地,也是平日里的办公地diǎn之一。

一座木质结构的仿古建筑之内。茶香缭绕。一张老式八仙桌旁围坐着三个人。

左面一人,圆脑袋,大肚腩,面色红润,肥头大耳,单看体型,得有二百来斤。眼下已然进入冬季,他却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半截袖衬衫。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几个月的特勤局行动组原组长白胖子白玉堂。七侠五义当中那位白衣单剑狂傲不羁的锦毛鼠的加大加肥型。相同的名字,两副模样。

坐在右面的是位年轻女性。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利落齐整的短发,白皙瓜子脸,柳眉凤眼,英姿飒爽,一身迷彩作训服,掩不住婀娜丰满的身材。白洁,川西白家的人。曾在京城出现过一次,协助特勤局行动。

中间那位,灰色土布衣衫,黑色灯笼裤,薄底布鞋。头发稀疏,脸颊干瘦,吊眉耷拉眼,嘴里嗒嗒抽着铜杆翡翠嘴儿的烟袋锅子。整个一田间地头的老农模样。此老姓严,名凤山。绰号鬼见愁。正是601部队的三大巨头之一。军方机密档案关于他的职衔一栏记载的是,少将!

白胖子抬手将面前的茶端起来喝掉。杯子刚放下,旁边的白洁起身拎起茶壶,刚要给他重新沏上。白胖子赶忙用手盖住杯口。一脸苦相。

“我説严老头,给句痛快话成不?胖爷我来你这儿都三天了,外面还一大堆事儿呢,耽误不起呀?”

白胖子三天前从海外归来后,一路上马不停蹄,秘密来到栖凤山,除了极其有限的三两个人,其他的,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他来这里的目的,自然是求人办事。准确的説,是他要借助601部队,动用军方力量进行一次秘密行动。

三天来,严老头每天都陪着他,正事不谈,就是喝喝茶水。白胖子嘴皮子都快磨起泡了。可眼前这位死老头子根本就是一滚刀肉,任你有千条理由,他就是不diǎn头,不应承。再不就是,我想想......再想想,明显的推脱之词。

事关特勤局,人家等得起,可他白胖子等不起呀!

今儿是实在没办法了。死磨硬泡的把白洁叫上,老家伙严格来説,算是白洁的师傅。自己徒弟的面子你总得给diǎn儿?

可拉来的这位强助进屋之后,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説。充当斟茶递水的丫头。整个就一看客。

严老头烟袋锅子扣在鞋底,敲打两下。小眼睛眨巴眨巴,一口浓厚的山西腔。“胖爷,不是不帮你,实在是咱们两家不搭嘎呀!平日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蹚沟走路最忌讳的就是过线。601部队掺和你们特勤局的事儿就是过线。不合适,不合适啊!”

看表情,很惋惜,爱莫能助。不是俺们不帮你,可是规矩就是规矩。就好像你一路去西天问我佛,佛説,我也没辙。

老狐狸!

白胖子看着眼前这位老头子,很是无奈,説道:“説,什么条件。只要合适,别过分,我可以全权做主。”

白胖子话音一撂。严老头小眼睛贼亮。精神头立马就来了。旁边的白洁嘴角也划过一丝隐秘笑意。

李沧区中心医院怎么样
清远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妇科医院那个好
汕头男科治疗费用
宁波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